上海交通大学统战部
当前位置: 首页>>人物风采>>正文
2014年04月22日

上海交大刘洪教授:学术航线上“叛逆”飞翔

点击:[] 徐瑞哲 来源:《解放日报》2014.04.18 第02版

上海交大“最年轻博导”、民盟交大副主委刘洪在他的高超声速风洞指导实验进程。

 

今年42岁的刘洪,已经步入当教授、当博导的第十个年头。作为国内最年轻的一批教授兼博导,刘洪就像他研究的高超声速空气动力学一样,“飞”得比音速还要快好几倍。

然而,在这条“航线”上,刘洪好岂次差点飞离目标。

读工科,总想“远走高飞”

刘洪的“逆反”从家庭开始。随父母举家迁往中国飞机制造重镇西安,他从小在飞机边上长大,就连学骑自行车,也是在又直又宽的跑道上学成的。对于这个孩子,飞机太司空见惯,根本没啥神秘感。

在这个产城结合的“航空大院”里,校区与厂区之间大概只有5分钟路程,从幼儿园到高中,全班几乎都是刘洪这样的航空子弟。爸爸是搞材料的工程师,妈妈是搞总体的设计师,可刘洪就是喜欢文科。在报考学校时,刘洪坚决与妈妈“作斗争”。可妈妈更坚决,“读工科总有一碗饭吃,你要是读了文科,我死不瞑目。”

刘洪拗不过家里,读了工科,可总想 “远走高飞”。1990年,他高考570多分,与第一志愿原上海第一医科大学差了几分,“落入”南京航空航天大学。他与就读西北工业大学的哥哥相比,拉开了与父母的直线距离。

即使是在求学期间,刘洪也尝试着“背叛”专业,应聘过股份制商业银行客户经理。直到他读研时,南航老领导、上海交大老校长范绪箕教授来南航找人,希望一名热力学科学背景的研究生加入其团队。面谈了十几人后,这位80多岁的老教授挑中了刘洪。刘洪便转入交大攻读博士,在毕业前一年就完成了学位论文,而留校工作并非他的第一选项。

5年间,博士变“正高”

刘洪办公室的书橱、书架上,几乎找不到一件航空模型,各个单位送他的航空模型都在盒子里、套着袋子,原封不动堆在地板上。或许,这些航模对现在的他而言,还是见多了,不稀奇。

他不是没想过去航空行业工作,父母和两个哥哥都是干这行的,当年自己的小玩伴也已在大型国企如鱼得水,甚至从他身处的学院楼,可以直接望见中航商用航空发动机大楼。本世纪初,高校与企业相比,算是没钱的。刘洪多少还是有点“逆反”,他没有留在范老所在的机械与动力工程学院,而是选择了当时的建工学院力学系,“我倒是想看看哪里安得下一张安静的书桌”。

与众多年轻博士走的路也大不相同,刘洪相继谢绝了两个攻读博士后的机会,更是从来没有出国深造或长期交流。他设计的“航线”是直飞目的地,用最短的飞行时间——2000年博士毕业,2001年破格评为副教授,2005年再次破格评为教授、博导——用“跳级”来形容毫不为过。

当年,30个正高职称评委围坐着他,其中差不多半数是院校领导、半数是院士。他们发现,从论文数量质量、各级基金申请到课题完成情况,刘洪实现的业务指标几乎两倍于评聘指标,这个“全校最小教授”似乎不能不上。

刘洪说,自己确实很想先评到“正教授”,有了发言权,才有学术自由,才能选定方向、静下心做。同时,教授之职也是一种巨大压力,逼着自己做好。有意思的是,刘洪成为教授的前一年成了婚,成为教授后一年有了孩子,一点也没耽误。

还是在2005年,航空航天学院成立,力学系的刘洪绕了个不大不小的学术圈子,又飞回了航空这条主航线。

建风洞,不怕离经叛道

范绪箕早年留学加州理工学院时,与钱学森都在航空科学泰斗冯·卡门的门下,而且还是室友。可作为徒弟辈的刘洪,却多多少少没有按两位老前辈的规则“出牌”。

高超声速数倍于每秒340米的声音速度,比起如今3倍以下音速的先进战斗机,高超声速用于能够追上它们的导弹或无人机。

在刘洪主持建设的高超声速风洞实验室里,依然挂着钱学森的头像。而这个风洞却曾被范绪箕反对,他认为这样的基础设施不必自建,有限的科研经费会全部填进这个“黑洞”里。刘洪也承认,实验室建设根本发不出文章,只是修路的活儿,如果干点别的,说不定个人发展更快。

但反正还年轻,刘洪发现航空界祖师爷多数都有自己设计的风洞,包括钱老、范老在内。只有自己动手做过,才能搞懂其中奥妙。“而用别人现成的风洞,等于已经比别人落后了。”

国际上,高超声速风洞通常按照5到10倍音速设计,因为钱学森曾在经典研究中定义了至少5倍音速才是“高超临界点”。但刘洪实验室的一根根风洞接管,却是从2.5倍到8倍音速配置的。他在实践中摸索出,4倍多音速恰恰是实验最难跨过的一道坎,因此钱老的理论存在一定缺憾。

“离经叛道”之举,使刘洪的风洞成为业界独一无二的新标准风洞,用1200万元投入做成了五六千万元的事,他自信地说“可以确保20年不落后”。不但如此,刘洪还一口气在校区内外组织建设了飞机结冰风洞、飞机减阻风洞,分别验证飞行安全与节能。

“这些领域研究还是世界难题,值得做上至少20年。”他总告诉甚至训斥自己的研究生:大学从不缺聪明人,在这里就要做更傻的人。

“即使二老百年之后,也似乎冥冥之中永远看着自己”。刘洪说,之所以还飞在这条航线上,就是因为这一种已经进入自己血液的基因。

原文:上海交大飞行器设计系刘洪教授:学术航线上“叛逆”飞翔

上一条:[交大智慧]上海交大研制“海马号”实现4500米大深度遥控作业[图] 下一条:上海交大青年画家王琦:求变出新笔墨间[图]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