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交通大学统战部
当前位置: 首页>>人物风采>>正文
2013年03月18日

傅正财:我所受的创新教育

点击:[] 傅正财

■ 在现在看来,一直用来教育和鼓舞我们师生的“努力拼搏、敢为人先、与日俱进”的交大精神,其三分之二,其实就是创新精神。

■ 我对创新的另外一个感受就是创新没有模板。

■ 时代推动着我们与日俱进,我相信我们所有的同仁,对创新的认识都比以往任何历史时期都深刻,创新的意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强。

交大精神其实就是创新精神

第一次接受关于创新的教育是在1983年跨进交大校门的第一周“入学教育”。在交大精神的教育中,老师讲解“敢为人先、与日俱进”,当时没有这么明确地把创新概念化,但解释了科技就是要创新,要争第一,是用交大校史中的多个第一来诠释的,如第一个电机实验室,第一台中文打字机,第一门无线电课程等等。校史教育带到徐汇校区(当时叫本部,我们入学是在法华镇路分部)大草坪南侧参观史霄雯、穆汉祥烈士纪念碑,还特地领去看边上的日晷台,解释其寓意“与日俱进”(1925年乙卯级同学毕业十周年返校所筑,现在上方放置有现代日晷仪,是1988年重建的,正面刻有“与日俱进”,原来的上面是不是刻有这四个字已经不记得了)。那时的感受,更多的是交大辉煌的校史带给一个新生的骄傲与自豪感。当时的理解,止于对科技要争第一的认识。对创新,未作多想的,也没有很深刻的理解。在现在看来,一直用来教育和鼓舞我们师生的“努力拼搏、敢为人先、与日俱进”的交大精神,其实就是创新精神。

唯有创新铸就辉煌

第二次受到创新的教育是在读研究生和刚参加工作期间(1987年至1998年前后),是专业的科研实践给了我深刻的创新教育。我所在的高电压与绝缘技术专业属于电气工程学科,是一个历史悠久的老学科了。但那时,高压专业的科研却正处于一个高峰期,可以说在全校和全国的高压专业中都是领先的。高压专业代表性的四个团队,以唐耀宗教授和陈亚珠教授带领的高电压技术在医学领域的应用团队研究液电冲击波体外粉碎肾结石技术取得巨大成功,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后陈亚珠教授于1996年当选工程院院士。黄镜明教授和陈文鍼教授带领的高电压试验设备研究开发中心(以下简称中心)闯出了一条自主研发系列高电压试验设备的全新道路,在那段高峰时期,中心研发的系列高电压试验设备占据我国高电压试验设备市场的70%以上,使我国高电压试验设备真正从主要依赖进口走向了完全能够自主研发,并出口多个国家,中心连续获得了7项省部级以上科技进步奖。张嘉祥教授带领的团队经过数年的奋战成功研制出我国第一台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核磁共振成像(MRI)设备,其成果成功推动了合作企业从一家乡镇企业成长为上市公司。李福寿教授和倪倬教授带领的过电压与绝缘配合课题组则在消弧线圈自动调谐技术和雷电定位技术等方面开展了全新的工作,取得的成果也成功推动了合作企业从一个微型民企成长为上市公司。在那段时期,高电压实验室彻夜灯火通明夜战攻关,可谓热闹非凡。高压专业也是学校的得奖大户,捷报频传,校领导的身影也经常出现在实验室。在那个时候,一个专业如此大幅度的跨学科,如此全面的从象牙塔走向厂校合作自主创新研发直至生产实践的第一线,在很多高校看来是不是合适都还有争议,但高压那一辈的教授们以他们的无容争议的成功诠释了创新的真义。经历这个时期,给我最强的感受就是唯有创新铸就辉煌。

创新需要基础,厚积才能薄发

当时我在过电压与绝缘配合课题组,这个组是起来的相对较晚的。李福寿教授温文尔雅,其沉稳和好脾气是出了名的。给我印象深刻的是,眼看教研室的其他几个组已经创新取得巨大成功的时候,教授的那种坐立不安和最后的痛下决心。我们组有个青年教师欲改投他组,教授气得说“搞得好像我们就不行似的,,我们也做个给他们看看”。这是我在教授手下工作十多年唯一一次教授生这么大的气。其实那时教研室各组争相创新,竞争又合作的氛围是很好的,更不是教授气量小,实在是为谋新的研究方向给急的。倪倬教授(当时的系主任)在课题组抽着呛人的烟,敲着桌子重复的说“一定要做新的”。但创新并不是痛下决心就能实现的。李福寿教授是我国过电压与绝缘配合领域的著名专家之一,在电力系统中性点接地方式研究方面是有着深厚的理论功底和实践经验的。在决定消弧线圈自动调谐技术的研究方案时候,教授给出的创新看似很简单,“原有调匝式的手动调节消弧线圈+原来用于变压器自动调压的有载分节开关+微机控制技术”,交给我们几个年轻人去实现。这一方案采用的一次设备部件都是电力系统已有成熟可靠运行经验的,切中了电力系统在推广新技术的时候十分注重可靠性的要点。在短短几年内,这一成果就成为了我国电力系统广泛推广的自动调谐消弧线圈的主流产品。后来教授带我们总结写一本专著,准备书稿的时候,我才真正的体会到,在那段坐立不安的日子,教授研究了多少俄、日、德、英文的文献,将国内外这一领域的各种技术原理和实践可行性分析的多名透彻,才有这“一点”创新。

另外几个组的情况我没有那么清楚,但知道的是唐耀宗教授和陈亚珠院士是在放电研究的深厚基础上研发成功液电冲击波体外粉碎肾结石技术的;黄镜明和陈文鍼教授是在1970年代后期教研室自建高电压实验室大型高电压试验设备的基础上创立高电压试验设备研究开发中心的;张嘉祥教授是长期研究变压器线圈的,著有《变压器线圈波过程》专著,后来研发核磁共振成像设备的关键技术之一就是用于产生和调控主磁场的线圈技术。综观这一辈教授的成功创新,他们是真符合我校“起点高、基础厚、要求严、重实践”的传统和特色的。

创新没有模板

这段时期,我对创新的另外一个感受就是创新没有模板。虽然现在创新理论好似已经高度发达,你就看百度百科上的“创新”词条,创新分类,创新方法,创新…,一套一套头头是道的,够学习一天的。更不要说各种创新读本了。当创新形成完整的理论体系,也能提高创新的效率吧。在那个时期,还只是对本专业的科研实践的一些感受,确实觉得创新就是各显神通的事,学科交叉也好,在老学科上挖掘也好,有自己的基础,努力拼搏,过程快乐也罢,痛苦也罢,终归条条马路通罗马。

不创新就得死

我受到的关于创新的第三次教育是反面的教育,所以更应该说是教训,从2000年左右到创新真正受到全面重视的2006至2008年前后。在上世纪末,随着上一辈这批我们敬仰的教授陆续退休,迎着文革和1990年代的出国潮造成的断层,我们这个年龄的教师们被推向了主持科研的第一线。由于种种的原因,原来的团队几乎都散去。专业的科研也走向了一个低谷的困难时期。我负责过电压和绝缘配合课题组、高电压试验设备研究开发中心和高电压实验室连带检测站三位一体的这个组。我们多数的同事,也跟我一样,焦头烂额为“压力山大”的考核而疲于奔命吧。当面临生存危机的时候,又有多少人从创新的角度来考虑呢?近年来创新说铺天盖地而来,各种创新理论、培训、教程以至专著,充斥眼耳。即使你不考虑创新,创新说都把你包围了,给我的感受就像是“不创新,会死么?”。这么严重的问题,我等凡夫,不敢妄言,还是看看名人怎么说的吧。一看还真吓一跳,“不创新,就灭亡”福特公司创始人亨利·福特说的,“要么创新,要么死亡”《追求卓越》作者托马斯·彼得斯说的。原来这样,他们早就知道。

现在,创新已被提升到“人类特有的认识能力和实践能力,是人类主观能动性的高级表现形式,是推动民族进步和社会发展的不竭动力”这样的高度。就百度百科上“创新是以新思维、新发明和新描述为特征的一种概念化过程”的定义,这个“概念化的过程”着实让我有点云里雾里。各路学者从《春秋》、《大学》、《南史》以至于《元曲章》引证创新自古以来就是我国的悠久传统,却一致认定我国创新远远落后,这也让我颇感纠结。“工科男”就用“工科男”的办法,翻字典。我翻开手头2002年增补本的《现代汉语词典》找“创新”,这是2007年一个冬天的周末。198页上,对创新有两个解释,一是“抛开旧的,创造新的”,二是“指创造性;新意”。“创”的解释是“开始(做);(初次)做”,注意到“创”还是多音字,在197页另有一解“创伤”,创伤也有两个解释,除了“身体受伤的地方;外伤”的解释外,“比喻物质或精神遭受的破坏或伤害”。学了这通创新,读完这词典上简洁的解释,我在心里的感受是,也别再学创新的理论了,抛开旧的,开始做吧,虽然可能受创。

此后,关于创新,给我的不仅仅是感受,更是一种震撼的,是地球人都感受到被震到了的,来自于现在好像讲到创新都离不开的名人——乔布斯。在我看来,他证明了,不创新就得死。

在坚持中创新

虽然源自于好奇和激情的创新是那么的美丽,现实的科技创新,多少带有被竞争给逼的成分吧。山穷水尽疑无路之时,也是探寻那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动力最强之际。我们高压专业历经十来年的低谷,在大家的不懈坚持和创新探索中,迎来了我国特高压和坚强智能电网建设的又一个创新的春天。时代推动着我们与日俱进,我相信我们所有的同仁,对创新的认识都比以往任何历史时期都深刻,创新的意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强。自2008年以来,经过几年的拼搏,高压专业5个团队的新格局已经形成。蔡旭教授带领的风力发电与储能研究团队,江秀臣教授带领的智能输变电设备研究团队,金之俭研究员带领的应用超导技术研究团队,尹毅教授和肖登明教授带领的新型绝缘介质研究团队和我本人负责的试验技术与雷电防护团队都探索形成了较好的创新研究方向。以我们“努力拼搏、敢为人先、与日俱进”的交大精神迎接我们新一轮创新高潮的到来。

写完这篇短文,正好是高压专业即将年终聚会活动之时,谨以此文与同仁们共勉。提及各位前辈与同仁之处,如有疏误之处,敬请指正并海涵。

学者小传

傅正财,九三学社社员,上海交通大学电子信息与电气工程学院电气工程系教授、博导,上海交通大学高电压试验设备研究开发中心主任,高电压实验室主任。2004年度上海市曙光学者。兼任上海市高压电器产品质量监督检验站站长,中国电工技术学会电工测试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国气象学会雷电委员会委员,九三学社上海交通大学委员会委员,三支社主委。主要从事高电压试验技术与试验设备研发、电力系统过电压与防雷保护、电力系统电磁环境与电磁兼容方面的教学与科研工作。获得省部级科技进步二等奖2项,三等奖3项,在国内外学术期刊上发表论文100多篇,其中SCI、EI收录50多篇。取得发明和实用新型专利7项,计算机软件著作权5项。译著有《低压系统防雷保护》,参著有《输变电设施的电场、磁场及其环境影响》等著作和教材4本。

近年来致力于坚强智能电网的特高压试验技术研究和推动全国防雷系统产品质量技术监管体系和国家、省市、地区三级防雷设施检测实验室的建设。自主研制成功作为国家电网公司和南方电网公司特高压试验研究基地主设备之一的1200kV特高压双极直流发生器。研制了适应国际新标准体系的二十多种防雷设施系列成套试验设备,举办了三届全国性的防雷产品测试技术培训班,已建成三个实验室。

上一条:张万斌:脚踏实地 循序渐进 下一条:陈善本:敬畏“上帝”,守望科学

关闭